黄山游记

作者:李小莉(上海)

      到达黄山已是9点半, 我们乘上登山缆车,抬头看着远远的云雾笼罩的山峰,不由得兴奋不已。看着车窗边闪过的山石松林,周遭是一片青青世界......

      不知不觉中雾蒙蒙的漫了下来,黄山似乎退到了大幕的后头,稍远一点的景致已看不清晰,想到缆车冲出重重云海,俯瞰云蒸霞蔚的壮丽景象时,真是心潮澎湃。

      恍然间,索道终点——白鹅岭已到眼前。到了?到了!可是我什么也看不见,雾大风疾,细雨零星,茫茫然套上了薄如蚕翼的雨衣,猜测起今天的运气。会云开雾散的,说不定等我们爬上了光明顶,莲花峰就能看到,毫无经验的我乐观的预测着。

      既来之则安之。认清方向,我们朝始信峰进发!“到了始信峰,方信黄山天下奇”。“不到始信峰,不见黄山松”......对于始信峰的了解可以让我当个称职的导游了。沿路的黑虎松、连理松、竖琴松、探海松,形态各异,生动形象,更有许多无名松让我连连称奇。10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一座小山峰前,见有围栏紧锁上有告示牌——为保护环境,始信峰从即日起封山(大致是这个意思),可惜可惜,已到始信峰却不能登顶以环顾四海,不过以今天的天气,即使登顶又能看到什么呢。对面的石笋峰在雾气的笼罩下似一幅刚刚洇过的水墨山水,留张照片以作纪念吧,几张照片的功夫,那山水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雾越来越大了,我们试图继续前行,想起九龙瀑山路上的小伙子对雨雾登黄山的评价:低头看路,抬头看雾,两边看树,我不禁莞尔一笑,太贴切了。

      在107电视塔附近,导游指着一个方向说,天晴的时候,在这儿能看到飞来石,电视剧红楼梦的片头就是在这里取的景,今天很不巧,雾太大,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面对着“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我只好翻开我的手册,看着那晚霞中的飞来石图片,欲语还休。

      光明顶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轻松登顶的黄山第二高峰,海拔1860米,周遭的众多景点也只能在导游的指点下充分发挥想象力了。风夹裹着细雨吹打着雨衣哗哗作响,走在没有栏杆的悬崖峭壁边缘,因为看不到下面到底有多深而觉察不到危险的存在,想象着这段凿石成阶的山脊如果在天公作美的时候我可能会步履艰难哦。

       因为天雨路滑,走一线天的时候,人人都格外小心。是天成?还是人为?狭窄陡峭的石阶两侧如刀劈斧削一般,山风也趁此缝隙呼啸而过,恣意嚣张的在山窝处回旋闯荡。不寒而栗?不!我刚刚觉得黄山有点意思。如果单纯的登山磨练意志考验体能,我想我已经合格了,刚刚登过泰山6566级台阶着实过瘾。来黄山就是想看看她何以做到令五岳失色,可是这次却无缘得见真颜。这一段风雨交加的陡峭石阶多多少少激发了我的冒险精神。

       迎面遇到的中年夫妇对于一线天的小险不屑一顾,言语中莲花峰的一段山路更加刺激。导游却催促大家赶快下山,我们当然不会放弃挺进莲花峰。跨过赤裸的山脊,潜入蜿蜒山洞,走走停停,躲避风雨,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已接近山顶,这时风起云涌,山风大作,树枝呀呀作响,雨借风势扫向略显单薄的我们。安全起见,我们决定下次完成登顶。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刚刚攀过的石阶现在已经湿滑不堪,在山风呼啸之下的赤裸山脊上行走更是要打好“时间差”,好在我们有惊无险的回到玉屏楼,到闻名遐迩的黄山标志——迎客松时已是气定神闲。

      山上的护工告诉我们,根据他们的经验这样的天气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这也打消了我打算小住黄山等天晴的企图。黄山之处于迷雾,正如我之处于迷茫,在迷茫中我想看清方向终究是徒劳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前行,在行进的途中寻找方向,修正方向,终有云开雾散之时,我会看到属于我的风景。看来黄山真的很有灵性,与吾心有戚戚焉。